芝加哥与萨金特的艺术广度-318艺术网-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微信订阅号:yishu318
首页经典鉴赏 19世纪
芝加哥与萨金特的艺术广度

芝加哥与萨金特的艺术广度

2018-07-12 11:08      来源:澎湃新闻 陆斯嘉      编辑:柳梦洁      浏览次数:3738

近日,一场全面反映19世纪美国肖像画家萨金特艺术生涯的特展“约翰·辛格·萨金特和芝加哥的镀金时代”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面向公众展出。展览中,观众可以看到长达一个世纪未曾与公众见面的画作《海港的三艘驳船,圣弗吉里奥》,也可以看到目前由巴黎奥赛美术馆收藏的《卡门茜塔》,这件曾在芝加哥引起过热议的作品,勾画了一位雄心勃勃的女舞蹈家,这一形象恰是“镀金时代”的芝加哥希望在当时的国家文化和艺术版图上展现的气质。

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1856-1925)求学于巴黎,一生大部分光阴在伦敦度过。20世纪初,纽约、波士顿和费城,这三座艺术之都与萨金特产生过密切联系。比较而言,留下了萨金特丰富艺术遗产的芝加哥却较少为人所知。近日,一场全面反映萨金特艺术生涯的特展“约翰·辛格·萨金特和芝加哥的镀金时代”在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面向公众展出。

据《芝加哥太阳报》报道,这是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近30年来第一次对萨金特艺术创作进行的深入研究与展示,就连博物馆美洲艺术部助理策展人安纳莉丝·麦德森(Annelise Madsen)也惊讶地发现了萨金特艺术成就与这座城市以及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展览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向参观者介绍或者说再介绍画家萨金特”,麦德森说,“我非常希望展览体现出萨金特艺术的广度,借由芝加哥这一观察角度,我深信可以做到。”


萨金特素描,詹姆士·卡罗尔·贝克威思(James Carroll Beckwith)绘制于1876年。 

作为一位知名肖像画家,萨金特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美国经济蓬勃发展的镀金时代为一大批富人阶级与社会名流绘制肖像画,但他同时涉猎多个绘画门类,例如风俗画、公共壁画和风景画。

通过此次展览的作品,观众可以了解到,上个世纪初的芝加哥不仅是经济繁荣的产物,同时也是可与东海岸城市并驾齐驱而崛起的文化中心。1893年,芝加哥世博会的召开刺激了城市基础建设和经济活力,同年12月,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开馆也标志着城市文化的快速建设。

尽管萨金特一生中只两次匆匆造访芝加哥,但1888-1925年期间,他的画作在那个飞速发展的都会展出不下20次,并且赢得很多藏家的垂青,其中就有商人查尔斯·德林(Charles Deering)和马丁·瑞尔森(Martin Ryerson)。


萨金特《查尔斯·德林》(Portrait of Charles Deering)1917 布面油画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爱德华·戴维斯夫人和她的儿子》(Portrait of Mrs. Edward L. Davis and Her Son, Livingston Davis)1890 布面油画 洛杉矶艺术博物馆 

萨金特《卡门茜塔》(La Carmencita)1890 布面油画 巴黎奥赛美术馆

当年在芝加哥展出过的很多画作也在此次展览之列,例如,作品《卡门茜塔》(La Carmencita)画的是西班牙女舞蹈家卡门·多塞特(Carmen Dauset),她更为知名的名字是卡门茜塔。1890年她在纽约巡演并为萨金特做肖像模特时,一度引起轰动。而今,《卡门茜塔》是巴黎奥赛美术馆的珍藏。在创作这幅画前,萨金特在欧洲旅行,他曾将这幅和另两幅画送到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参加第三届美国油画年度展览,《卡门茜塔》 一经展出,迅速引发芝加哥观众的热议。麦德森说:“舞蹈家的姿态以及萨金特大胆的画法,勾勒出一个雄心勃勃的形象,这恰是当年芝加哥希望在美国文化与当代艺术版图上展现的气质。”


《乔治·斯文顿夫人》 (Mrs. George Swinton Elizabeth Ebsworth)1897 布面油画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休·哈默斯利夫人》(Mrs. Hugh Hammersley)1892 布面油画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展览中,其他重要画作包括《休·哈默斯利夫人》(Mrs. Hugh Hammersley),这张肖像画奠定了萨金特在伦敦画坛的声誉。以及《海港的三艘驳船,圣弗吉里奥》(Three Boats in Harbor, San Vigilio),这幅海景画已有一百多年未向公众展出过了。


《凉廊》(The Loggia, Vizcaya)1917 水彩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奥哈拉湖》1916 布面油画

《蓟》1883/89.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整个展览总共展出了95件油画、水彩画、炭笔素描,以及一件雕塑。其中三分之二由萨金特本人创作,其余由横跨大西洋两岸、萨金特的艺术界朋友创作,包括塞西莉亚·博斯(Cecilia Beaux)、威廉·梅里特·切斯(William Merritt Chase)、奥古斯塔斯·圣·高登斯(Augustus Saint-Gaudens)、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和安德斯·佐恩(Anders Zorn)。“展览的一部分展示了萨金特丰富多样的艺术才能,另一个看点则集中于芝加哥的某个特殊历史阶段,思考这座城市遭遇1871年大火后,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早期痴迷于财富积累的时代。”麦德森说。

20世纪中期,随着抽象绘画的兴起,萨金特渐渐失宠于画坛,但近些年来人们再次关注起这位画家,一部分原因是1998至2018年收罗艺术家全部作品的多卷本画册陆续出版。或许,“萨金特正在迎来一个新的时刻”。 麦德森表示,此次展览源于近年达成的对萨金特的学术共识,学者们认为萨金特比人们所知的更具复杂性与进步性。“他拥有良好的学术基础,在他漫长的艺术发展中,从古典大师技巧出发,而后能见到印象派的画法和更为现代性的倾向。萨金特,不过时也不新潮,他的画风兼而有之,那取决于他的创作对象。”

展览将持续至9月30日。


《哈里特·铂尔曼·卡罗兰》1911 纸本炭笔 私人收藏

《威尼斯街道》1882 木板油画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

《喷泉》

《画架前的艺术家》1914 水彩画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

《威尼斯玻璃制作工》1880/82 芝加哥艺术博物

约翰·辛格·萨金特小传


19世纪以法国艺术为主流的欧洲绘画,曾经产生了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现实主义等流派。而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印象主义画派在科学理论的影响下,色彩表现技法产生了重大变革,印象派绘画追求光和色对感官影响的概念风靡了整个欧洲。一批新生的青年画家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并得到大众和评论界的追捧。在美国画家纷纷赴欧洲学习绘画和欧洲画家赴美淘金的热潮之后,美国艺术已逐渐培养出了几代有作为的艺术家,约翰·辛格·萨金特就是其中一位佼佼者。萨金特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活跃于欧美的著名肖像画家。不仅由于他在肖像画领域的成就,更由于他在晚年仍以一个真正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去涉足壁画的创作,因而确立了他的国际著名画家的地位。

约翰·辛格·萨金特( John Singer Sargent)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其父亲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著名的医生,颇具绘画天才,曾为数本医学教科书画过插图。母亲是费城一家富有的皮革商人的女儿,家庭条件宽裕。她早年在欧洲的旅游经历,使她婚后力促丈夫乔迁意大利的佛罗伦萨。1856年2月12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约翰·辛格·萨金特诞生。萨金特的母亲是一位有一定造诣的业余水彩画家,并喜欢弹钢琴,她将这两项爱好逐步灌输给了她的儿子。在良好的家庭环境里,萨金特从小就学会了意大利语、英语和法语,并且在音乐和美术方面就表现出了优异的资质和才能。在母亲的支持下,萨金特于1870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美术学院。

1874年,萨金特一家在意大利威尼斯与画家惠斯勒相遇了。母亲将萨金特的作业交给惠斯勒指教,受到了惠斯勒的鼓励和赞赏。为了让孩子能在浓烈的艺术氛围中成长,父母决定将家搬到了世界艺术中心的巴黎。在巴黎,萨金特进入了著名肖像画家卡罗勒斯的画室学习肖像画,掌握了法国肖像画的最新技法。这位老师崇尚写实,素以冷峻的素描手法教育他的学生,常让他们去卢浮宫临摹大师的作品。萨金特天资聪颖、进步很快,得到老师的赞许。在法国期间,他深受法国印象派绘画的影响,几年后又去了西班牙,对委拉斯凯兹和哈尔斯的画风极感兴趣。

1876年4月,萨金特自从在印象派画展上第一次看到马奈与莫奈的光色表现时深有感悟,特别是莫奈的干草堆系列油画,对他有很大的触动。尽管这时他的肖像画名声已经建立,他还是虚心地吸收这些“外光派”绘画大师的表现方法,并试验了一种新的着色和绘画光的技法,于是创作了《康乃馨、百合、玫瑰》,参加了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展览,被该院高价将此画收购。《康乃馨、百合、玫瑰》是萨金特表现瞬间光影效果最突出、最著名的一幅油画。这幅画描绘了在黄昏暮色笼罩下的花园里,两个天真纯朴的小姑娘正在点燃手中的灯笼,背景是盛开的康乃馨、百合、玫瑰。白色的衣裙与粉红、淡黄的花朵,闪烁的灯笼与映在脸庞上的红晕,冷暖两种相互对比且相辅相成的色调,构成了既温馨又浪漫的图景。画家为了准确表达黄昏朦胧的天光和灯笼光影下小姑娘白衣裙的色彩效果,以及鲜花、树叶、草丛等复杂的形、光和和色的对比关系,常常把画布拿到户外写生或修改。每到黄昏来临,他便抢时间抓住瞬间光影的变化多次进行观察和创作。该画画面色彩丰富,层次感强,展览时受到人们的高度评价。


萨金特《康乃馨、百合、玫瑰》1885-1886 图片来自网络

1881年萨金特荣获沙龙银奖,1884年他的其中一幅肖像画《高特鲁夫人》在法国遭到强烈的抨击,他在一怒之下离开了巴黎,定居伦敦。之后他大部分时间是在英国度过,并且有一间自己的画室,这种状况维持了许多年。他在英国乡间专事外光写生,此后画誉又东山再起,至19世纪90年代已达到顶峰。并于1897年获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勋章一枚并成为该院院士,故有“英国画家”之说,甚至被英国画坛称为“活在世上最卓越的画家”。


萨金特《高特鲁夫人》1884年 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图片来自网络

1907年他拒受英国爵士位,因为他自称是美国人,所以在英国水彩画史和美国的画家介绍中都有萨金特,但是他并未在美国长期定居过,回美国也仅仅只是旅行。20岁那年是他第一次回到美国,并随母亲和妹妹一起申请加入了美国国籍。虽然父母都是美国人,但是他们长期在国外漂泊,属于无国籍者,这次入籍,就正式决定了萨金特的美国画家的身份。在美国期间,他很快就成为波士顿和纽约著名的肖像画家。他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有《里布列斯坦尔勋爵》《亨利怀特夫人像》《洛克农的阿格纽爵士夫人》等。


萨金特《洛克农的阿格纽爵士夫人》 1892-1893 苏格兰爱丁堡国家美术馆藏 图片来自网络

萨金特《里布列斯坦尔勋爵》 1902年 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图片来自网络

萨金特肖像画的笔触光润细腻,线条流畅,描绘的人物各具其个性。很多画家由于肖像画的多产而导致描绘的雷同,但是萨金特特别注重人物个性、神态、表征的展现。例如他画菲利普斯夫人手臂的柔软,画约瑟大目光的坚定,画安格纽夫人容貌的美丽,画女演员特丽优雅的舞……他一生画了400多幅肖像画,几乎无雷同。萨金特深受印象派绘画的影响,从他的肖像画中能充分体现出来。他笔下人物服饰受环境光色影响非常明显,如描绘小朋友海伦的连衣裙、格雷丝小姐的长裙等。

1887年,萨金特在英国乡村的繁茂绿意中专注表达光线与色彩,重新唤起对水彩画的兴趣。他的水彩肖像画,充分显示出了他的绘画天赋。画面色调明亮,描绘人物概括而洗练,在人物的性格和面部表情的刻画上细腻而生动;他的水彩风景多是即兴速写,色彩凝重,因受印象派的影响,其作品在光和色彩的表现上非常独到,曾一度使用纯度很高的色彩直接描绘,但是艳丽而不焦躁,浑厚却又显得透明,极具绘画功底。他一生不断地写生作画,作品数量颇多。

1925年4月15日,在最后一幅壁画即将完成之际,一代大师萨金特在睡眠中去世,享年六十九岁,终身未娶。


原标题:萨金特与镀金时代:从芝加哥这一视角看他的艺术广度


318艺术网
编辑部

分享到:
[下一篇] 深植草原的游牧艺术是怎样的?
[上一篇] 展讯 | 热观念与冷硬边——对一种绘画发展趋势的研究展
新闻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