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应心怀敬畏之心-318艺术网-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微信订阅号:yishu318
首页收藏投资 收藏指南
收藏 应心怀敬畏之心

收藏 应心怀敬畏之心

2018-08-31 10:35      来源:信雅达文化艺术      编辑:柳梦洁      浏览次数:1349

原标题:不做“盖章狂魔”,get收藏画作的正确姿势

于千万幅画作间遇到你所喜欢的画,于千万年之间,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好遇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好说,只好轻轻地问一句,“噢,我可以盖个章吗?”


柬埔寨采风之一 赵跃鹏 2018

相信所有的艺术爱好者都经历过这样的心情。偏偏就是这一幅画撩拨了你的心弦,辗转、思量、徘徊,终于带点决绝的勇气买下。心爱的画作交到你手上的那一刻,真有种“归来”的狂喜之感,想要记下拥有了它的此刻!又担心破坏手中的珍品,但日对夜对,每一天赏析画作都有新的启发,“想要留下一点自己的痕迹”的念头愈发强烈……


洞里萨湖记行(局部) 常青 2018

古往今来,人们对艺术的喜爱是共通的。画家想记下作画时的感受,如常青在《洞里萨湖记行》卷首留下采风之旅的心境,藏家也可在赏玩画作之时留下自己的心得感悟,于不起眼处盖上一枚小小的鉴赏印,是文人的雅趣,专业术语叫作“题跋”、“钤印”。

合理合法、有理有据的“题字”

"题画是中国特有的东西。西方画没有题字的。

日本画偶有题句,是受了中国的影响。

中国的题画并非从来就有,唐画无题字者,宋人画也极少题字。

一直到明代的工笔画家如吕纪,也只是在画幅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写上一个名字。

题画之风开始于文人画、写意画兴起之时。"


——汪曾祺《谈题画》


尉晓榕 山江流日夜2017

款识:山江流日夜,客心犹未央。只念关山近,不知返路长。

集南朝句而图之 又及

题跋是题写“跋语”,一般就手卷而言被置于卷首为“序”,被置于卷后的为“跋”。一种题跋是书家的互相点评,著名的有黄庭坚与苏轼的书画往来。二是藏书跋,有种到此一游的味道。记录收藏脉络。


灌木丛篁 唐寅 明

像黄公望《富春山居图》、苏轼《寒食帖》这样的名作,历代印章题跋自不必多说,那种得拥至宝的心情早已跃然纸上,而它们曾经被火烧断烧黑的痕迹,也成了历史沉浮颠沛流离的印证,更凭添了几分艺术价值之外的传奇意味。


行书《寒食帖》 苏轼 北宋

《寒食帖》 卷后 黄庭坚题跋

原则上说,由于任何一件书画作品,从笔墨形象到提款、钤印,它的疏密、聚散、主次、轻重,都有作者个人的意匠经营,因而也就有它独立的构图完整性。

情趣之至,鉴赏为印

中国收藏家在古画上题跋或盖收藏印是古已有之的传统。具《历代名画记》记载“自晋、宋至周、隋收藏图画,皆未行印记,但备列当时鉴识艺人押署。”所谓“押署”也就是画押署名。隋唐的题跋,其文字的内容扩展到时间、地点以及作品的标题,但仍属于简单的短款,而并不在题跋中表明鉴识艺人的意见。

到两宋,收藏鉴赏书画更成为遍及朝野的社会普遍风气。一方面,由于文治的大兴,不再限制鉴赏者的身份,另一方面,鉴赏的方式有了流通的意识。当时人的题跋之多,水平之高,堪称空前绝后,这些题跋文字,多为当时、后世人辑为专门的题跋文集。书画鉴赏题跋,从此亦由短跋而长题,由叙述性而诗情化。这一传统,一直为元、明、清人所延续、发扬,直到20世纪的前半期。——徐建融《中国美术读本》


卢仝煮茶图 钱选 元

虽然人们现在所知的前代大藏家皆为达官贵人,但古时候,“题字盖印”还是一项颇为“民主”的传统,渗透于每一个阶层,与身份高低并无必然联系。它并非贵族所特有,古时的平民百姓也会在书画上题字。

至于私人收藏,这毕竟是私人物品,没有法律规定不能这样做,个人有充分的自由,这样的作法在民间依然保留着。


雕台望云图 马远 南宋

历史上有位著名的收藏家就是这样的热情比常人多了点,他几乎是见到喜欢的画作就疯狂盖章,甚至直接在画面上写心得感悟,但是他财大气粗到为所欲为的地步,堪称“名画牛皮癣”,没错,他就是“盖章狂魔”乾隆帝。

8月17日正式全面开馆的辽宁省博物馆,展出多幅稀世珍作,这些画作也没少遭到“盖章狂魔”的毒手,中国古代绘画展中展出赵孟頫的《红衣西域僧图》,比僧人红衣更加重彩的,是成串的乾隆印章……


红衣西域僧图 赵孟頫 元

如果这样还不够看不当的印章给画面带来的破坏,我们来举个例子,乾隆在花鸟名作《写生蛱蝶图》画心题了诗又盖了“乾隆御览之宝”“三希堂精鉴玺”等多方印章,与通过修图去掉这些印章的效果图相对比:


写生蛱蝶图 赵昌 北宋

写生蛱蝶图 去掉题诗与钤印效果图

没了密布的印章,蝴蝶有处可飞,互相应和,宁静、清新而又绚丽多姿的秋天田园小品之感跃然纸上。

可见,学会正确题字钤印是非常重要的。

正确“疼爱“画作的方式

Ⅰ. 跳脱画面之外,不在画作之中


野兔图 恽寿平(款) 清

书画作品创作完成之后,一般多要经过装裱,经过装裱的作品,除作为画心的画面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空间,如边、天地头、诗塘、引首、隔水、拖尾等等,所以,题跋不一定局限于画面之上,而往往会将画面之外裱件的其他部位作为自己的用武之地。比如在一头一尾的地方做些题字,在卷首做些记录:记载这幅画的收藏过程或题写鉴赏心得。


富春大岭图 黄公望 元

历史上就留下很多这样的瑰宝:一张画上,题字很多,这些题字写在另外的纸上,和原画装裱在一起,不断有藏家、鉴赏家加入,题字也就不断延长,整幅画作变成了长卷。这些题字者或是名家,或身份很高,使得原作得到充实,价值也相应提高。

Ⅱ. “深山藏古寺”,减少存在感


石象 李金国 2018

参考画家之印,选一个最佳位置,不起眼的地方,无伤大雅即可,以不打扰作品为原则,比如在边缘上、在裱绫上,盖的是骑缝章之类。一般选择画面边角或上下方的空白部分。

比如下面左侧的几个鉴赏章,即使在清淡的画面中,也十分“乖巧”,不显突兀。


扬州八怪之一“金农”的画作 鉴赏印位置适宜

怀着敬畏、爱惜、保护之心,钤印时要慎重,多做准备,但绝非见空白就题,而应视作品本身的构图,进行“再构图”。多去博物馆看看,或者请教专家。



318艺术网
编辑部


更多精彩内容,可关注318艺术网

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分享到:
[下一篇] 展讯 | 当代院风——花间逸趣·当代中国花鸟画系列展
[上一篇] 《徐震超市》:亚洲首例艺术概念拍卖
新闻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