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木刻——318艺术家康宁创作感言(1)-318艺术网-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微信订阅号:yishu318
首页艺术访谈录
我与木刻——318艺术家康宁创作感言(1)

我与木刻——318艺术家康宁创作感言(1)

2014-03-29 14:58      来源:318艺术网      编辑:王桂芳      浏览次数:19362

文 / 康宁

自小喜欢画画。在一个小县城里,那时所能接触到的有关“绘画”的资讯范围,一是从民间得到的有关“花鸟”、“山水”一类的旧式中国画样式的点滴熏染。第二,便是流行于那个时代的“小人书”——连环画给予的最初的美术启蒙。因此,我最初的绘画兴趣在中国画,临摹过一点《芥子园》,还手抄过几本关于花鸟,山水画法的技法书籍。后来,在文革中参加过画批评专栏,1975年到工厂呆过几年,接触到宣传画、油画,兴趣一下子转到油画上,后来在一个雕塑学习班还创作过一件雕塑作品。在进入美院之前唯一没有实践过的便是版画了。

不过,也不能说对版画的了解一点也没有。记得在文革画专栏时就画过“版画风格”的宣传画。还有一件事是,大约在七十年代初曾经企图作一张木刻,找了一块废乒乓球拍,翻过来在上面用小刀子胡乱刻划一气。那时没见过真正的木刻刀,也不知道如何印,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没想到,进了四川美术学院,竟一头栽到版画,栽到木刻里面去了。

318,318艺术,艺术品交易网站,康宁,版画,《飞翔》
318艺术家 康宁 版画作品 《飞翔

对木头的“感觉”倒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得到一块小木板,首先想到的是可以用来做一把手枪或是宝剑、军刀之类,那时我做这些“军火”的手艺小有名气。我还手工做过木头滑翔飞机模型。不过工具很缺乏,家里厨房的切菜刀经常被我砍得缺了刃,成了锯齿。为此没少遭抱怨。

因为小时候喜欢捣弄这些东西,被家人看在了眼里,以至于后来七十年代我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在农村六年之久苦苦挣扎而无法脱离苦海的时候。有亲戚朋友就劝导我,既然小时候就见你喜欢拿刀子锯子在木头上砍啊削的,看来是有做木匠的能耐,不如在农村拜师学个木匠手艺,或许将来混碗饭吃总比下田干农活强嘛。天啊!差一点就成了游走四方的木匠师傅!记得那时我还真有一本“农村木工手册”之类的书,也记不得是有人送给我的还是我自己去买的了。好在下乡的六年零六个月之后,我终于千辛万苦混进工厂当了工人,能拿16元的工资,变成城市户口,脱离农村苦海,要不然的话,会走到哪一步,谁知道呢?

今天我的工作依然与木工有缘。夫人是服装设计专业,我开玩笑说家里有两个民间手艺人,一个是裁缝,一个是木匠。既干木匠活,对木头的喜欢是自然的了。虽然并不太懂得木头的品种、类别,但看到好的木材,我还是要怦然心动,甚至生出占有欲望来。家里装修时剩下一些樟木疙瘩,也不知道还有什么用,但就是舍不得扔掉。

在我的工作室,有一批接近三米长的原木板材。是九十年代初,在阿坝州的山里买回的一批桦木料,原木改成板材,烘干运回学校,当时就觉得可以利用它们来做点什么。最初的想法是把它们拼合成通常尺寸的木板。因为这批木料直接从山里买来,虽经改成板材,但树皮都还保存,切口还有斧砍的刀痕。对这种原始的,天然的元素,实在不忍去破坏。我在做《飞翔》时,尝试将三段木板拼在一起,拼而不和,保留了树木边缘的异形特征,不过在整体感觉上,还是与常规版画的幅面相似。

318,318艺术,艺术品交易网站,康宁,版画,《延续的片段》
318艺术家 康宁 版画作品 《延续的片段

我偏爱黑白木刻,而且一直有一个梦想:用黑白木刻的方式做一件墙面一样大的大型作品,作为对传统版画小幅面,适于近距离“把玩”特点的一种反叛。我曾经做过尝试,但做大木刻确实难,因为在木板上刻制,不像在画纸或画布上描绘那么顺手,它需要不停地变换操作方位,需要用力推进刀的运动,因此手的运动和身体位置的距离就不能太大,操作起来有难度。但是,做壁画一样的大型黑白木刻的念头却一直在心头挥之不去。

有一天当我面对那一排接近三米长的桦木板材时,汉简残片的形象突然掠过我的脑海,我感觉眼前一亮。我想我找到了能够利用这批木料,充分展示原生木材材质特征的途径,也找到了制作大型黑白版画的一种方法。我开始制作《延续的片段》。

截取片段二而舍弃构图的完整,恰好是这些异型原木板材所能够承受的形式负载。开裂的木纹,不规则的边缘以及自然形态的龟裂的树皮造型,也暗合了在我作品中一贯的对“完整”性的破坏和颠覆的立场。虽然木板超长,但横面不宽,在制作上相对容易操作。而片段的“延续”可以使这些独立的不完整的条幅,有了一个合理的理由和比较自然清新的形式组合在一起。至少,在一个阶段,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我的大版画的梦想。

318,318艺术,艺术品交易网站,康宁,版画,《眺望》
318艺术家 康宁 版画作品 《眺望

前些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在附近农村购得一批梨木。也让我兴奋了一阵子。据说,西方早期古典木刻所采用的材质以樱桃木为多,比如丢勒的木刻版画用的就是樱桃木。木质细腻、坚实、纤维紧密而又有一定的脆性,不易变形,易于制作,是木刻版画对用材的基本要求。但我印象中所见过的樱桃树木好像粗大的比较少。国内传统的木刻多用梨木,这也可算得上等好材了。小时见雕刻印章的师傅用的就是梨木。

对材料,材质的充分利用和展现,是现代艺术的特征之一。作一个木匠必得要能识别和运用各种木材的性能和特点。作一个木刻版画家对自己的工作对象,对板材的认识、喜爱和研究,应该也是情理之中。

大概是当年曾有过当木匠的一念之想,至今还喜欢捣弄和搜集一点木工工具,我的版画板材一般都是自己亲手亲自处理,锯、刨、砂、磨等工序,我更愿意自己去做,为此,手上好几次打出血泡。但我宁愿把这看成是艺术创作的一部分,是与材料更亲密的接触和交融。艺术家应该熟悉,了解和掌握整个创作与制作的全过程。

318艺术网
编辑部


分享到:
[下一篇] 我与木刻——318艺术家康宁创作感言(2)
[上一篇] “四方沙龙”今年逐个盘点美术名家
新闻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