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木刻——318艺术家康宁创作感言(2)-318艺术网-粤港澳大湾区美术传播平台
微信订阅号:yishu318
首页艺术访谈录
我与木刻——318艺术家康宁创作感言(2)

我与木刻——318艺术家康宁创作感言(2)

2014-03-29 15:09      来源:318艺术网      编辑:王桂芳      浏览次数:24224

文 / 康宁

在一般的绘画艺术形态中,直接性的描绘是构成画面最终形式的主要手段,也可以说是以“加法”为主的手段。而木刻版画,则可以看作是典型的“减法”艺术。正是在这一点上,木刻区别于其他绘画形式,同时也形成了木刻无可取代的审美特征。

318,318艺术,艺术品交易网站,康宁,版画,《眺望》
318艺术家 康宁 版画作品 《眺望

木刻以刀具通过对所描绘物象的“负形”的镂刻,保留出物象的“正”形来创造物象和结构画面。木刻印痕中的线与形是通过刻刀镂刻空白而“挤压”出来的。这种线与形与一般绘画形态的笔绘效果有着完全不同的审美意趣和无可取代的特点。这就是通常所说的“刀味”和“木味”。刻刀是笔。

刀与木是木刻创作的主要材料,也是一对难解难分的欢喜冤家。刀木之间相互厮杀、碰撞、融汇的过程即是艺术家呕心沥血创作艺术生命的过程,无不详尽地记录在一丝一缕、一刀一划的刻痕之中,刻痕成为木刻最重要的审美元素。材料、材质与艺术手段融为一体,成为艺术语言的一部分。

油画家关注颜料与画布的结合,雕塑家醉心于石材、木材或者金属被转换、创造成为雕塑作品的过程,而水墨画家则津津乐道水墨与宣纸相融合后幻化的无穷韵味。当木版画家面对手中的材料刀与木,同样充满期待,充满着创造的亢奋、激情和喜悦。

木刻的独立性在于:艺术家将对于刻刀在木板上运动刻制的体验从画稿的还原、摹拟、复制中分离出来,有意识地,主动地放大和强化刀痕的独特表现力,强化刀与木所构建的独特视觉形式,并努力将其转化为构建作品的独立的艺术语汇。正是这种独立艺术语汇的诞生,才使得木刻这种以印刷传播为目的的复制手段转变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表现形式而实现其独立的美学价值。

刀与木两种硬质材料交融所产生的刀痕经过艺术家独立创意和审美情感的提炼而形成的有规律、有节奏、有意味的刀法组织,才是木刻语言最本质的核心。

318,318艺术,艺术品交易网站,康宁,版画,《飞翔》
318艺术家 康宁 版画作品 《飞翔

当我凝视在木板上划过的刀痕,错落的、交叉的、重叠的各种点、线,由各种不同的刀的刻痕组成。木板被刻过的凹地依然存留下刀的运动轨迹。而原木木板上异型的边缘、孔洞、树杈以及树的结疤,甚至裂纹和斑驳的树皮,都留下了天然的“木”的原生态信息。这一切信息的交融,都极大地丰富和强化了木刻艺术语言的表现性,强化了视觉冲击的张力。而当通过印刷,转印于纸上成为常规意义的版画之后,这些信息,往往或多或少地被消减和削弱。那么,印刷过程还是绝对必要的条件吗?

原木木刻原版,展现的是艺术家创作木刻的全过程。是刀与木碰撞的最直接的彰显,也是原生材料天然质地与艺术家创意劳动相结合的成果。人类为了复制的目的创造了印刷术,也创造了早期的木刻。最早出现的版画并非为着艺术,而是为着复制和传播的功能。今天这种功能已被更为先进的工业技术取代。而现代版画却在失去传统版画的实用功能后获得新生。继承着人类最为古老的雕版手印形式的木刻艺术,以其独特美学价值和意义得以在今天重新光大。

当木刻不再追求以印数以获取最大的复数性效益为终极目的时,木刻才真正得到解放。刀、木之间纯粹材质与刻痕的视觉体验,成为木刻艺术家关注的重点。


318艺术家 康宁 版画作品 《独木之舟

《天马行空》系列的创作源自于我对生活与艺术的深层理解和思考。自由与制约是一个永恒的命题。二者之间的冲突与平衡是世间万物生存运行的最基本法则。

生命的意义在于容纳于社会与道德准则之下的最大限度的自由伸展和发挥。艺术也是如此,艺术家追求“极端”、“片面”,甚至“偏执”的个人化表现,艺术没有绝对的“完美”,它唯一要遵从的是人类文化艺术发展的最基本的规律性准则。正是在自由与制约、个性化的张扬与社会集体意识之间的对抗与冲突,妥协与平衡中,才能获得创造和超越。

艺术创作是对艺术家想象力和思想深度的考验。任何对客观现实的直接表现都不足以涵盖我对生活与艺术的理解。而纯粹的抽象似乎又不是我最心仪的形式,因此在我的作品中,具象与抽象、现实与超现实、冲突与平衡、交错杂陈,而我创造的愉悦则尽在“倾听刀木之音”。

318,318艺术,艺术品交易网站,康宁,版画,《延续的片段》
318艺术家 康宁 版画作品 《延续的片段

《大鸟花》可以看作是我对中国传统花鸟绘画题材的致敬之作。我最初的绘画启蒙是从中国画开始的,或者说就是从国画花鸟画开始的。至今还保存着好几册我在十四、五岁时手抄加临摹而来的花鸟、山水画技法书的手抄本。

中国传统绘画中的花鸟、山水与西方绘画中的景物、风景有着完全不同的意趣和立足点。从根本上说是两种迥异的观察方式和审美观。对中国传统艺术精神的理解和认识,一直贯穿在我的创作中。

我采用立式联画的方式,与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立轴”、“条屏”形式有暗合之意。但我不愿意简单回复到传统。选用原生态树形作为载体,更能凸显我对中国传统哲学观的理解。

饱满的平面化的构成、客观物象被解构和重组、传统花鸟题材中很少出现的甲虫、蜘蛛、猫头鹰、青蛙、蜗牛、蚂蚁、蜥蜴等等形象夹杂着现代符号出现在画面中。木板的材质、肌理、裂纹、孔洞和各种刀痕的体现,取代了传统的“笔墨”情趣。我希望创作中具备更多的现代气息,同时它也包含着对传统题材的善意的调侃,戏谑甚至是颠覆的意味。

从开始喜欢画画起,没想过自己成为一名版画家。作过很多版画创作之后,我喜爱版画,但也没想过一定要将自己的艺术创作限制在“版画”的范畴之中。

艺术家创造艺术。版画家首先应该是艺术家。

318艺术商城
编辑部


分享到:
[下一篇] 艺缘禅心——陈湘波作品展
[上一篇] 我与木刻——318艺术家康宁创作感言(1)
新闻排行
推荐阅读